<input id="ew2uc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ew2uc"></input>
    <object id="ew2uc"></object>
    <menu id="ew2uc"><u id="ew2uc"></u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ew2uc"></input>
    <menu id="ew2uc"><acronym id="ew2uc"></acronym></menu><input id="ew2uc"></input>
    人物故事
    首頁文化視窗人物故事

    “倔匠”的向大媽——貴州分公司項目質量負責人向澤勇二三事

    2017/12/1 本站  3880

    □李安心 程國驕 /圖

    在漢語詞匯中,倔和犟可搭配成“倔犟”;匠和心可組成“匠心”。而在她身上,只有組合成“倔匠”才能凸顯她的秉性。

    說她“倔匠”,八匹馬拉不回她那顆對建筑質量的匠心——隔離墻垂直度偏差5毫米,“天王老子”說情,她就是不改“推到重砌”的決心;說她“倔匠”,面對甲

    方現場負責人提出“讓她下課”的壓力,她絲毫不懼,硬是扣供應商1.6萬匹磚錢、2萬匹瓦錢……“干建筑32年了,我就是這個性格,雷打不動,心若磐石,對得起中國建筑這塊牌子!”她自豪地說。她,貴州分公司項目質量負責人向澤勇。 

    超標5毫米 最終推倒“人情墻”

    全球最大樓盤——貴陽花果園棚戶區建設開發項目,2000多萬㎡,80%由中建四局總承包,四局三公司、五公司、六公司等負責施工。向大媽負責三公司施工之一的82萬㎡的L1區工程質量。

    “師傅,這隔離墻垂直度超標5mm,拆了重砌!”向大媽鄭重地說。

    師傅沒有理睬她。向大媽電話通勞務砌磚班組組長來到現場,這位組長不僅不改,反而叫囂,“偏差了5mm,墻要垮塌嗎?笑話!”

    向大媽只好找來監理總監,總監含含糊糊說了幾句便溜了。她去找甲方現場經理,經理冷笑道,“你去問問你們項目經理該怎么辦吧。”

    “向大媽,那個砌磚班組是甲方找來的,以后需要甲方地方很多。但是,我們的質量底線要堅決守住!”項目經理在電話里態度鮮明。壓在向大媽心里那塊石頭落地了。

    下午上班,向大媽盯住砌磚班組的工人,“砰砰砰”把墻給拆了。

    “從一個泥腿子的鄉下姑娘,到如今已是工程師的我,是中建培養了我,我的言行,要對得起中國建筑這塊牌子!”向大媽說,“這輩子最驕傲的是做了中建人,尤其是我的兒子也成了一名中建人。”向大媽抿嘴笑了。

    向澤勇在花果園項目的近3年里,帶出了幾個徒弟——如今,有人也做項目經理了。工作中,她的匠心讓徒兒們“五體投地”;生活中,她無微不至的“母愛”,讓徒兒們溫暖備至。于是,“向大媽”被徒兒們叫開了。

    少磚殘瓦 不扣錢休想“簽字”

    1985年,向大媽18歲,公司在遵義修建職工宿舍占用了村里的土地,向大媽被安置在公司上班“從此,我這個農村丫頭端上了‘鐵飯碗’。”向大媽回憶起來樂不可支。兩年過后,因她工作積極肯干,領導破格推薦她上了四局的中專學校,畢業后做了公司遵義一項目鋼筋工長。之后,她去過上海,到過貴陽,最后“落腳”遵義。32年獨鐘工程質量管理,通過拜師學藝和努力自學,拿到了工程師證。她說,沒有取得過大成績,但經過她手的工程質量,從沒有返過工,個別項目成了質監站的“免檢產品”,因為工程質量是施工企業的命脈,也是中建人應有的“匠心”。

    2016年6月的一天正午,驕陽熾烈。恒大幫扶貴州省大方扶貧易地搬遷安置房建設項目幸福8村安置小區施工現場。

    “先別卸磚!我懷疑磚的數量有問題!”向大媽站在車廂后面,擋住了卸磚。司機乜斜了她一眼,從牙縫里擠出冷冰冰的幾個字,“你是誰啊?!”向大媽對材料員說,要數一數磚的數量。結果與出料單8300匹少了400匹。“以前共來了40車,每車必須扣400匹磚錢,一共16000匹!”向大媽對司機強硬地說。“啥,說我狗拿耗子管閑事?那我管定了!”向大媽瞪著司機,“這個扶貧項目你們都敢克扣,膽大包天!”

    從此,再拉來的磚就沒有少過1匹。

    安置小區房都是青瓦屋面,需要大量的瓦。前期10 萬匹瓦幾乎有20%的缺角爛瓦,盡管她向甲方現場負責人反映過,但收效甚微。她令材料員:不收貨,不簽字!

    最終,之前10萬匹按20%扣材料款。

    這些材料都是甲方指供。向大媽得罪“上帝”,有人以她太“軸”為由,要求把她這個片區項目經理給換了。向大媽急了,找到甲方高層負責人“伸冤”后,不僅沒有換她,還口頭表揚了她的“倔匠”。

    搶挖水池 向大媽“穆桂英掛帥”

    夕陽下,烏蒙山脈重巒疊嶂,氣勢磅礴。不一會,濃霧從山坳里滾滾涌來,吞噬著大山。這就是貴州畢節大方縣獨特的天氣變化。

    “收工!”向大媽直起身來,把鐵鍬往地上一杵,吆喝道,“明天繼續干。”他們從土坑里爬出來。

    “哇——”小張剛揭開方便面紙蓋,又開始干嘔起來。向大媽走過去,輕輕拍著小張的后背,“我還有一塊面包,我去給你拿。”

    “向大媽,我吃。”小張轉過身去,拉著向大媽打起血泡手,心痛道,“向大媽,大家勸不住,攔不住,您非要和我們一起去挖水池……”

    進場3天了,因為沒有水做飯,只好三頓燒開礦泉水泡方便面。這里常年缺水,貧困村民生活靠天吃飯,很是貧困,修建安置房,就是為了把他們從大山里搬出來。向大媽負責幸福8、9、10村3個搬遷點建設,她看了天氣預告,說將有一場大雨,要趕在下雨之前把水池修好儲存雨水,這樣就可以做飯吃了。

    上午,濃霧散去,白花花的陽光灑滿大地。傍晚濃霧還沒有涌來,水池就修好了。向大媽佇立在板房門口,仰望遮住夕陽的烏云,祈禱著老天快下一場大雨!

    “下雨了,下雨了!”工友們望著雨簾歡呼起來。一時間,盆子、塑料桶、鋁鍋,擺在室外接雨水。

    1小時后,大家圍著一大鍋熱氣騰騰的粥,吃得淚眼汪汪……

    上一篇:戰“天鴿”——三公司廣東分公司珠海鳳凰溪谷花園項目抗風救災側記 沒有了
    caopor超碰个人大香蕉